黑色王子

返回首页
2
2
3
3
4
4
5
5
6
6
1
1

黑色王子


《世界美术》1989(2)

菲利普•赫雷拉

封一函 译 
 
文章导读:
黑色总是那么浓郁而柔顺,亮部则显得格外悦目而具有召唤力,而色彩又是那么辉煌艳丽, 即使是标题也同作品本身相映成趣。

 
画家就象一位十四行诗诗人那样约束着自己。令人不解的是,在他阿瓦蒂(Mario Avati)和磨刻凹版技法之间一定有个征服者,如果说他已成为自己所创造的手段的仆从。
 
每件静物都可以在立体感的问题上大做文章。他说“我对光很感兴趣,尤其是它投向物体的 方式,似乎物体的体积就来源予光线。
 
他所“想”到的画面是那些具有短暂而永久生命力的物体的组合,不是物体本身,而是对物 体的记忆--- 那些精萃形式的组合,它们从令人爱慕的黑色氛围中展露了出来。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