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环境中的抽象艺术

返回首页
1
1
2
2
3
3
5
5
5
5
6
6

 变化环境中的抽象艺术

《世界美术》1995 (2)
拉斐尔•鲁宾斯坦
封一函 译


文章导读:
在画家云集的环境中, 没有一种艺术倾向能赚得批评家们的普遍关注而发展成为运动。与其说是运动, 倒不如说仅仅是某种动态, 某种骚动的和混乱的显现。在一时涌动的潮流中, 任何艺术家的联合无是在规模上还是延续时间上都是有限的。这也许证明了多元化最终取得了胜利这一事实, 或者换一种稍稍不同的说法, 那就是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中, 没有哪位艺术家愿意放弃自主独立而加人更大的群体, 没有哪一种艺术派系愿意和别的派系联姻。

 
马尔卡西奥(Fabian Marcaccio):
如果一切都还如此规范协调,我不禁自问, 我究竟能干些什么呢? 我走向了多样化和分散化的极端, 同时得出了这样的概念, 那就是我所称作的“自相矛盾的网络”。现代派绘画与空间和物质化有关, 而我是对时间和非物质化感兴趣, 你可以从我的作品中看到诸如笔触和画布背景体现出奇异的特点。事实上并没有“笔触”和“背景”, 只有向笔触发起进攻的非物质化的背景。我的绘画并不是由实实在在的绘画要素组成的, 而是由矛盾所组成, 比如背景似乎是在某个笔触的上面. 我们都很清楚, 这在通常的绘画中是不会发生的。当我用“相互背叛”这个词来描述我的作品时, 其中有一点是指在这些作品中物质的东西, 象颜料、调色油和硅酮树脂, 并不相互友好。 它们总是不断相互阻断、相互争斗。这是获得某种流动性的方式。整个作品成了战场。我在创作中去构制要素并加以分发, 所以看上去好象是在放电影。你可以说我是运用电影摄影术在创作。比如说几年前, 我对自己在绘画中可能会运用的要素加汇总排列。我储存着许许多多的看似笔触的标记, 事实上我并不用画笔。因为我不在乎笔触的表达, 所以别人完全可以给我代劳。而之所以自己做是因为这样最省钱。由于我运用许多风格化的笔触, 很多人会说, “ 啊, 又一个利希滕斯坦 ”, 或是说“或许你不相信超物质世界的存在 ”, “你认为绘画是陈辞滥调类的东西”, 但这不是我的作品的实质所在。我并不是在创造某个笔触的卡通形式; 我把它用作绘画的新的基础。 我认为我们可以在陈辞滥调中寻找到超物质世界的存在, 而不是看着利希滕斯坦的卡通式笔触, 满足于陈辞滥调, 或是对此加以否定回过 去追求某种超验性。 我讨厌后现代派的折衷主义。我讨厌犬儒哲学。对材料有许多考虑。当我采用硅酮、树脂或石膏创作时, 我所想的并不是这些材料的美, 而是一种“行动性”。我从一开始就强烈地感到我需要有一种新的运用材料的模式。当然我并不需要极少主义的技术神秘主义。色彩是我作品中最具主观成份的。当我开始创作一幅作品时, 我总想以押韵的方式去运用色彩, 但同时我又想创造某种超出自然的东西。
 
我并不认为他们必须理解我的作品。如果某件艺术作品具有价值, 并不会因为是理性的对话。 现在你所看到的大部分作品与自怜有关或者与让你了解艺术家的态度和立场有关。冷漠而不表态终究是不可行的。更要紧的是当你站在一幅画前时能有感情的交流。这并不意味着这幅画就是答案。事实上现在所作的大多数画都是具有反抗性的。我发现, 如果你直接走近作品, 试图去重新创造, 那么就能使最能预见到的东西出现在你的想象中。这就成了一幅“画”。 我所拥有的技巧库得以使我走得更远。这就是要试图从非创造性中去创造。我并不赞成抽象艺术所包含的主题和多样性。我更倾向于把自己的作品视作某种工业流程图。
 
 
伯顿(Riohmond Burton):
每当人们作出这样的反应: “你真大胆! ” , 我都把它看作是一种高度赞美之辞 。

返回首页